1. <em id="ex8m2"><acronym id="ex8m2"></acronym></em>
    2. <button id="ex8m2"><object id="ex8m2"></object></button><button id="ex8m2"><object id="ex8m2"><menuitem id="ex8m2"></menuitem></object></button>

      <button id="ex8m2"></button>
      從月入10萬(wàn)到網(wǎng)貸維生,茅臺鎮暴利時(shí)代落幕
      美酒邦首頁(yè) 個(gè)人中心
      下載APP 下載APP
      手機訪(fǎng)問(wèn) 手機端二維碼

      從月入10萬(wàn)到網(wǎng)貸維生,茅臺鎮暴利時(shí)代落幕

      brand_alt_mark

      以前賣(mài)一瓶至少能賺100塊,現在賣(mài)一瓶酒,就只賺10塊錢(qián)。

      核心提示:

      1. 茅臺鎮大小酒企,春節后銷(xiāo)量出現斷崖式下滑。幾乎所有的受訪(fǎng)者都向鳳凰網(wǎng)《風(fēng)暴眼》表達了一致的體感——“十分冷清”。有酒廠(chǎng)出貨量下滑50%,有銷(xiāo)售月均收入1千塊。

      2. 狂熱時(shí)期盲目擴張,為今日低迷埋下了雷。2021年熱錢(qián)大量涌入,有中小型酒廠(chǎng)擴大兩倍生產(chǎn)規模,在醬酒3-5年生產(chǎn)周期下,2024年正是大量出貨階段,近萬(wàn)噸酒賣(mài)不出去,庫存已經(jīng)放不下了。

      3. 卷價(jià)格也救不了銷(xiāo)量。從一瓶100塊的利潤降到1瓶10塊,賣(mài)不動(dòng)沒(méi)收入,有酒廠(chǎng)老板抵押別墅貸款還債,有銷(xiāo)售靠借網(wǎng)貸維持生活。

      1、泡沫褪去:酒廠(chǎng)的存酒罐不夠用了

      在茅臺鎮賣(mài)了近10年醬酒的劉鑫,為了多出點(diǎn)貨,悄悄下調了酒的價(jià)格。

      一瓶酒以前能賣(mài)300塊,現在他咬咬牙,通過(guò)買(mǎi)一送二的方式,降到單瓶100塊。大幅降價(jià)沒(méi)有迎來(lái)預期中的訂單。哪怕是老客戶(hù), 也大多拒絕了他。他給老客戶(hù)發(fā)微信、打電話(huà),對方回得很干脆:沒(méi)錢(qián)。他也在抖音拓新客,發(fā)布視頻推銷(xiāo)酒,有時(shí)也會(huì )寫(xiě)上一些話(huà),譬如“薄利多銷(xiāo),讓我們老百姓都能喝得起醬酒,不玩欺騙,不玩套路”,雖然視頻點(diǎn)贊不少,也有幾百個(gè),但真正買(mǎi)酒的人寥寥。

      價(jià)格已逼近最后的防守線(xiàn),劉鑫想不到還有什么其他辦法促銷(xiāo)。

      他心里清楚,利潤壓薄,再降就真的是做慈善了。他向鳳凰網(wǎng)《風(fēng)暴眼》吐槽,以前賣(mài)一瓶至少能賺100塊,現在賣(mài)一瓶酒,就只賺10塊錢(qián)。從過(guò)年到現在,靠低價(jià),總共賣(mài)出了300瓶,但算下來(lái),就賺了3000塊錢(qián)。

      這幾乎是斷崖式下跌。

      銷(xiāo)售大幅下滑,酒廠(chǎng)也在承受巨大業(yè)績(jì)壓力。劉鑫所在的酒廠(chǎng)是當地的一家中小型酒廠(chǎng),今年以來(lái)業(yè)績(jì)縮減了五六成,有同事開(kāi)年后甚至一單未出。

      這直接導致酒廠(chǎng)積壓大量庫存。茅臺鎮的酒主要用酒壇和不銹鋼罐儲存,一個(gè)酒壇就能裝1000斤,他們酒廠(chǎng)存酒壇的庫存地太多,他沒(méi)法統計。不銹鋼存酒罐容量更大,一個(gè)能裝幾百?lài)嵕?,最近這兩年,他眼看著(zhù),酒廠(chǎng)的不銹鋼存酒罐不夠用了,老板不得不找電焊工又燒了許多新酒罐。

      困境不止是劉鑫所在的酒廠(chǎng)才有。畢業(yè)后回茅臺鎮接手酒廠(chǎng)7年來(lái),這是曾凡最難熬的時(shí)候。他們家的酒廠(chǎng)已經(jīng)在當地經(jīng)營(yíng)了一二十年,有70多口窖池,是一家中小型酒廠(chǎng)?,F在,除了房子抵押的貸款,酒廠(chǎng)還有2000萬(wàn)貸款,還利息加上工人工資,一個(gè)月就要支出80萬(wàn),他每天一睜眼,就在想該怎么辦,一焦慮就抽煙,一天下來(lái),能抽完兩包。

      和劉鑫一樣,他們酒廠(chǎng)也把利潤降到了最低,以前一瓶酒賣(mài)300塊,層層經(jīng)銷(xiāo)商瓜分利潤下來(lái),還能賺60塊,現在酒廠(chǎng)直接出貨變相降價(jià)到100塊,只賺10塊,但還是賣(mài)不出去,銷(xiāo)量下滑了50%。

      庫存也讓他頭疼。他們有6個(gè)庫房,每個(gè)庫房約有1000平方米,有一個(gè)庫房還分為了9層,都堆滿(mǎn)了酒壇,最多能容納1萬(wàn)噸,現在庫存已經(jīng)有9000多噸,馬上就要裝不下了。

      即便是茅臺鎮當地的大型酒廠(chǎng),也面臨壓力。張康在當地第二大生產(chǎn)規模的民營(yíng)酒企做銷(xiāo)售。今年是他從業(yè)7年以來(lái)賣(mài)得最差的一年,他的出貨量縮減了七八成。他們酒廠(chǎng)原本不接小單,500箱起訂,現在大單下滑,50箱的訂單也做。由于酒難賣(mài)、錢(qián)難賺,他所在的銷(xiāo)售團隊人員流失嚴重,從去年的三四百人掉到了今年的100多人,以前銷(xiāo)售沒(méi)底薪,現在酒廠(chǎng)把底薪提到了3000塊,還是招不到人。

      天眼查上數據更為直觀(guān),這兩年注銷(xiāo)的酒廠(chǎng)和銷(xiāo)售酒企也在增加。2024年1-4月茅臺鎮的酒企注銷(xiāo)數量達255家,是2023年同期的近一倍,是2020年全年茅臺鎮酒企注銷(xiāo)數量的兩倍。這一趨勢在2023年就已經(jīng)顯現,2023年全年茅臺鎮酒企注銷(xiāo)數量達477家,同比增加了45%。

      因為生意難做,每家酒廠(chǎng)之間長(cháng)期形成的共識也打破了。以前遇到有同行有欠款,就用酒來(lái)抵債,但現在,現金流緊張,沒(méi)人敢掏出真金白銀收酒了。

       2、曾躺著(zhù)賺錢(qián):有銷(xiāo)售月入10萬(wàn) 

      這在三年前幾乎不可想象。

      因為國家放松了白酒生產(chǎn)許可,疊加市場(chǎng)上飛天茅臺一瓶難求,很多人帶著(zhù)雄厚資本涌入茅臺鎮,炒火了以茅臺為代表的醬香型白酒。本地賣(mài)酒為生的人,輕輕松松能月入好幾萬(wàn)。

      靠著(zhù)賣(mài)酒的收入,劉鑫們在仁懷市中心里買(mǎi)了房。仁懷市的房?jì)r(jià)在那幾年也水漲船高。根據安居客數據,仁懷市房?jì)r(jià)2017年的均價(jià)還在近4000元/平米的位置,在2019年直接翻了一番,暴漲到8000多元/平米。到了2021年,房?jì)r(jià)更是突破1萬(wàn)元/平米大關(guān)。

      商業(yè)的蓬勃也讓茅臺鎮陷入狂熱。曾凡記得很清楚,從茅臺鎮到仁懷市的高速公路上,因為絡(luò )繹不絕的運輸醬酒的罐車(chē)以及外地車(chē)牌的汽車(chē),導致車(chē)況堪比春運,原本半小時(shí)的路程能堵到兩個(gè)多小時(shí)。

      他的酒廠(chǎng)每年投產(chǎn)2000多萬(wàn)元,一年的銷(xiāo)售流水有1個(gè)億,刨除成本和貸款利息,凈利潤有上千萬(wàn),曾凡家直接置換了一套大別墅。

      孫文峰也是那兩年行業(yè)紅利的享有者。他在抖音上介紹醬酒,每天只需發(fā)發(fā)視頻,覬覦茅臺鎮機會(huì )的人會(huì )嗅著(zhù)金錢(qián)的味道找過(guò)來(lái)。

      每天都有許多人給他私信,想要合作,有想來(lái)買(mǎi)酒貼牌賣(mài)的,也有想定制酒作招待的。這些人來(lái)自五湖四海,職業(yè)也五花八門(mén):有做電器代理的、賣(mài)服裝的、生產(chǎn)化妝品的,還有養殖業(yè)的,做旅游定制的,他每天根本應付不過(guò)來(lái)。

      孫文峰當時(shí)是大酒企祥康酒業(yè)的銷(xiāo)售經(jīng)理,主要負責酒廠(chǎng)的招商工作,除了線(xiàn)上引流外,他最主要工作是帶領(lǐng)客戶(hù)來(lái)參觀(guān)酒廠(chǎng)。來(lái)茅臺鎮,少不了喝酒,更何況賣(mài)酒的人,他一年365天,除了休息,幾乎每天都有要應酬的酒局。

      白酒的醬型香味里漂浮著(zhù)“金錢(qián)”味道。孫文峰也坦承,那個(gè)時(shí)候,醬酒仿佛硬通貨。上車(chē)早的人,賺錢(qián)非常容易。他最多時(shí),一天就能賣(mài)出8000箱(一箱六瓶)醬酒,月收入高達6位數。這個(gè)數字能打敗北上廣很多人。

      不只是他們本地人,外來(lái)入局的人也很掙錢(qián)。孫文峰印象很深刻,很多找來(lái)的客戶(hù),大多是來(lái)找酒廠(chǎng)買(mǎi)酒做貼牌,一次買(mǎi)幾千箱,半年后再來(lái)補貨,這意味著(zhù)幾千箱半年就賣(mài)完了,算下來(lái),客戶(hù)隨便能掙到50萬(wàn)-100萬(wàn)。醬酒轉手就能大掙一筆,這對一個(gè)跨行的老板來(lái)說(shuō),的確就像是在撿錢(qián)一樣。

      這是因為醬香型白酒利潤高于其它香型的白酒。根據權圖醬酒工作室發(fā)布的《2020-2021中國醬酒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報告》,2020年,醬酒實(shí)現產(chǎn)能約60萬(wàn)千升,約占白酒行業(yè)總產(chǎn)能的8%,但醬酒的銷(xiāo)售收入約有1550億元,約占白酒行業(yè)的26%,而利潤就更多了,約為630億元,約占整個(gè)行業(yè)利潤的近40%。

      也就是說(shuō),醬酒憑借全行業(yè)8%的產(chǎn)能,實(shí)現了全行業(yè)27%的銷(xiāo)售收入和40%的利潤。

      暴利驅使著(zhù)茅臺鎮酒廠(chǎng)成了資本的寵兒,大量資本欲跨界入局。做食用菌的眾興菌業(yè)、做互聯(lián)網(wǎng)營(yíng)銷(xiāo)和電商的吉宏股份、在醫藥行業(yè)頗為知名的修正藥業(yè),還有做香煙的五葉神都來(lái)了。

      當時(shí)上市公司,只要沾酒就“飛升”。

      在公告擬收購貴州茅臺鎮圣窖酒業(yè)股份有限公司100%股權之后,眾興菌業(yè)的股票連續六個(gè)漲停。在宣告要收購茅臺鎮的古窖酒業(yè)后,吉宏股份的股票四天兩個(gè)漲停,股價(jià)一度暴漲32%。海南椰島公告子公司擬與茅臺鎮糊涂酒業(yè)有限公司共同出資設立合資公司,股價(jià)直接一字漲停。

      圍獵茅臺鎮的酒廠(chǎng),成了不少上市公司的財富密碼。

       3、群魔亂舞:高科技公司用輻射催熟酒 

      醬酒的熱浪在茅臺鎮翻騰過(guò)好幾次。每一次熱浪的出現都借著(zhù)貴州茅臺的東風(fēng)。

      2017年,貴州茅臺持續斷貨,股價(jià)飛升,從每股334元直線(xiàn)沖上700元,漲幅超過(guò)100%,總市值破8000億。當年茅臺酒宣布漲價(jià),出廠(chǎng)價(jià)提到969元。一瓶難求的茅臺,再次帶動(dòng)茅臺鎮的火熱。

      孫文峰剛入行時(shí),恰好趕上這一波好行情。醬酒去庫存很快,基本上當時(shí)的酒廠(chǎng)庫存都消耗光了。

      等2021年新的一波行情燃起時(shí),很多酒廠(chǎng)庫存根本供不應求。醬酒從生產(chǎn)到上市,至少需要5年時(shí)間,這是因為釀酒就需要一年,要想酒味不刺激又醇厚,至少要存放3-5年。

      孫文峰稱(chēng),當時(shí)為了賺錢(qián),許多酒廠(chǎng)移花接木,以次充好。有酒廠(chǎng)是手里的醬酒還不到5年就開(kāi)始賣(mài),有的是從四川拉來(lái)很多低端酒賣(mài)。他和很多酒廠(chǎng)相熟,也知道它們的產(chǎn)能。他發(fā)現有很多酒廠(chǎng)的銷(xiāo)售額和實(shí)際產(chǎn)量并不匹配,根據窖池數量推算,明明只具備釀100噸酒的能力,但賣(mài)出了三四百?lài)嵉木啤?/span>

      當時(shí)甚至還出現了催熟白酒的“高科技”。孫文峰收到不少自稱(chēng)科技人員的私信——稱(chēng)使用輻射技術(shù)催熟醬酒,縮短生產(chǎn)周期。這個(gè)“技術(shù)”不貴,每一斤酒收費2塊,催熟2萬(wàn)斤酒也就4萬(wàn)塊,這和酒催熟后賺上百萬(wàn)的收益相比,根本不值一提。

      孫文峰的酒廠(chǎng),不信這一套。他們認為這種把白酒置于輻射場(chǎng)達到催陳的方式,可能會(huì )破壞酒的品質(zhì),就沒(méi)有和這類(lèi)公司合作,但身邊有酒廠(chǎng)相信了,和這類(lèi)科技公司合作后,酒的品質(zhì)卻變差,酒廠(chǎng)老板無(wú)奈之下只能賤賣(mài)。

      那時(shí)茅臺鎮一些酒廠(chǎng)的宣傳手法也讓人眼花繚亂。有媒體報道,當地出現了“9.9元一瓶茅臺鎮的酒”的低價(jià),也有人從老祖宗里借背書(shū),稱(chēng)是某某酒的后人,“家里邊祖祖輩輩都是釀酒的”,但其中很多是酒精酒、串沙酒(一種酒精勾兌酒)。

      一方面是亂象,另一方面,暴利也驅使著(zhù)茅臺鎮酒廠(chǎng)的暴力擴張。

      也是在2021年,曾凡家的酒廠(chǎng)大規模擴張。他介紹,當時(shí)鎮里酒廠(chǎng)擴張方式有三種,一種是外資進(jìn)入,直接建廠(chǎng),第二種是本地酒廠(chǎng)再建廠(chǎng),第三種是本地酒廠(chǎng)在茅臺鎮其他地方租場(chǎng)地,委托別人生產(chǎn)。他們家的酒廠(chǎng)擴張方式采用了第三類(lèi),又租了場(chǎng)地,以前一年花在投產(chǎn)的金額在2000多萬(wàn),一下暴漲到7000多萬(wàn),翻了兩倍。

      暴利吸引太多資本涌入,茅臺鎮上的醬酒也泥沙俱下。很多跨界入局的上市公司或也為之付出代價(jià)。

      比如主營(yíng)煙草業(yè)務(wù)的五葉神,投資了貴州省仁懷市茅臺鎮厚工坊茅竹酒業(yè)有限公司,根據工商年報,從2019年到2021年累計虧損近1500萬(wàn),在2022年才扭虧為盈,凈利潤167萬(wàn)。海南椰島和糊涂酒業(yè)的合資公司“貴州省仁懷市椰島糊涂酒業(yè)有限公司”,成為了被執行人,2021年凈虧損1224萬(wàn),2022年開(kāi)始盈利。盡管兩家公司在2022年開(kāi)始盈利,在目前這一趨勢下,2023年、2024年的數據或也不容樂(lè )觀(guān)。

      和很多快消品不一樣,醬酒的生產(chǎn)周期要長(cháng)達一年,要經(jīng)歷兩次投料、九次蒸煮、八次發(fā)酵和七次取酒,而優(yōu)質(zhì)的醬香酒,則要存儲5年才能出廠(chǎng)。這意味著(zhù)醬酒行業(yè)是資金循環(huán)非常慢的行業(yè),至少要五六年才能變現。

      資本天然地追逐短期利潤,缺乏耐心,也沒(méi)有專(zhuān)業(yè)人士支撐,更無(wú)持續精耕品牌的意愿,這導致一旦行業(yè)遇阻,外來(lái)資本可能會(huì )搖擺,“過(guò)于浮躁的心態(tài)干擾了茅臺鎮的正常釀酒生態(tài)”,白酒行業(yè)分析師蔡學(xué)飛表示,現在醬酒市場(chǎng)的困境里,“三分天災,七分人禍”。

       4、熱錢(qián)沒(méi)了,靠網(wǎng)貸生活 

      作為土生土長(cháng)的茅臺鎮人,劉鑫們是幸運的,依靠茅臺鎮的本土地理優(yōu)勢和醬酒的財富外化效應,輕松掌握了賺錢(qián)之道。但一旦財富效應消失,這些“泡在酒里”長(cháng)大的人,根本無(wú)路可去。

      茅臺鎮的人,大多都跟酒打交道,不是釀酒,就是賣(mài)酒。大學(xué)畢業(yè)后,劉鑫就進(jìn)入當地一家酒廠(chǎng),成了一名釀酒工。幾年后,釀酒時(shí)摔傷了身體,不能釀酒后曾外出打工,但發(fā)現掙錢(qián)很難,又回了茅臺鎮,開(kāi)始轉行做了銷(xiāo)售。

      成為茅臺鎮的銷(xiāo)售很容易,只要能和人溝通,因為品牌在,也無(wú)需太多營(yíng)銷(xiāo)技能?,F在,突然生意難做后,劉鑫想再轉行,非常難。

      他嘗試過(guò)做視頻博主。

      最開(kāi)始想法很簡(jiǎn)單,就是幫媽媽賣(mài)土豆。他看到媽媽去菜市場(chǎng)賣(mài)土豆,很辛苦,一天也就賣(mài)幾十斤。他拍了一個(gè)賣(mài)土豆的視頻,沒(méi)想到還挺火。附近的人紛紛留言,詢(xún)問(wèn)土豆怎么賣(mài),有人就10斤、20斤的下單。他開(kāi)著(zhù)車(chē)挨家挨戶(hù)送,不到1個(gè)小時(shí)300斤全部送完,賺了小1000塊。

      疫情后,抖音成了酒商的重要銷(xiāo)售渠道。但真正通過(guò)私信來(lái)找劉鑫買(mǎi)酒的人,依舊很少,賣(mài)出去的300瓶里,主要還是靠老顧客。

      2024年,多位酒廠(chǎng)老板都主動(dòng)做起了抖音,以擴大酒的銷(xiāo)量,學(xué)習投流,但都收效甚微。抖音上對白酒投流有限制,孫文峰們也大多做一些科普類(lèi)的視頻,為自己的賬號引流,現在酒商們都堆積在抖音上,看熱鬧的多,但后臺私信真正問(wèn)酒的人少。

      前路收窄后,他們對未來(lái)的預期也頗為悲觀(guān)。網(wǎng)貸成了不少人救急的選擇。

      去年,酒出貨少,孩子上學(xué)又要用錢(qián), 劉鑫開(kāi)始借網(wǎng)貸。雖然沒(méi)有房貸壓力,但是家里要養4個(gè)孩子,4張嘴,吃喝穿用,都是巨大的花銷(xiāo)。雖然努力還錢(qián),但到現在還欠著(zhù)大幾萬(wàn)塊,每個(gè)月要還兩三千。

      由于在茅臺鎮賣(mài)酒,過(guò)往的收入流水不低,好的時(shí)候一個(gè)月收入就能上10萬(wàn),因此他們網(wǎng)貸能貸的數額高,一下能貸上十萬(wàn),但后來(lái)酒賣(mài)不出去,又沒(méi)有固定收入,錢(qián)還不上,一些人就失聯(lián)了。劉鑫認識一個(gè)同行,在借網(wǎng)貸的時(shí)候填了他的聯(lián)系方式,欠貸后失聯(lián)了,導致現在追債公司不停的給他打電話(huà)。有一次,劉鑫去菜市場(chǎng)買(mǎi)菜,和他打了個(gè)照面,對方?jīng)]有寒暄,打了個(gè)招呼就匆匆離去。

      昔日的同行紛紛離開(kāi)茅臺鎮。據劉鑫觀(guān)察,有的酒廠(chǎng)停產(chǎn)了,生產(chǎn)酒環(huán)節的工人,則被迫進(jìn)入了假期。他身邊有同事,有的轉行去工地里干活,有的回老家搞養殖。

      酒企也在想辦法渡劫。因為早年的盲目擴張帶來(lái)的苦果,許多酒廠(chǎng)現在有大量庫存壓力。曾凡說(shuō),現在,酒廠(chǎng)出不了貨,又不敢停工,工人工資要發(fā),貸款要還,他不知道能怎么辦。家里人總安慰他“不要太著(zhù)急,會(huì )好的”,但安慰不能解決問(wèn)題,他最害怕的是,“你不知道這已經(jīng)是谷底了,還是只是剛剛開(kāi)始而已”。

      5月,為了還酒廠(chǎng)釀酒用的糧食錢(qián),跑了3家銀行,曾凡才把家里的房子抵押了,貸出600萬(wàn)。去銀行辦事路過(guò)赤水河畔時(shí),他都會(huì )留心看一下“白酒一條街”,這條坐落在貴州茅臺附近的著(zhù)名街道,曾是醬酒熱度的晴雨表,街兩邊都是賣(mài)酒的商鋪,綿延2公里,熱鬧時(shí)來(lái)洽談生意、參觀(guān)的人絡(luò )繹不絕?,F在,他已經(jīng)看不到路人的影子,有店鋪已經(jīng)關(guān)門(mén),還開(kāi)門(mén)的店鋪,一抬眼就看到坐在小板凳上玩手機的老板。

      應受訪(fǎng)者要求,文中劉鑫、張康、曾凡、孫文峰為化名

      文來(lái)源:鳳凰網(wǎng)財經(jīng),信息貴在分享,若涉及版權,請聯(lián)系本站刪除!

      国产成人在线视频免费观看,欧美成人精品第一区二区三区,成人国产一区二区,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九九

      1. <em id="ex8m2"><acronym id="ex8m2"></acronym></em>
      2. <button id="ex8m2"><object id="ex8m2"></object></button><button id="ex8m2"><object id="ex8m2"><menuitem id="ex8m2"></menuitem></object></button>

        <button id="ex8m2"></button>